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代先锋
    喜讯:我院彭民浩教授荣获中国医师奖、白求恩式好医生
    2018年09月04日浏览次数: 字号:【

     

    831日,由中国医师协会、中国医师协会人文医学专委会、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及《中国医学人文》杂志共同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医学人文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我院肝胆外科彭民浩教授被授予白求恩式好医生荣誉称号。

    819日,中国医师协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国医师节”庆祝大会暨第十一届“中国医师奖”颁奖大会。我院彭民浩教授荣获了第十一届中国医师奖,是广西唯一荣获该荣誉的医生。

    彭民浩教授也是广西唯一既荣获中国医师奖和白求恩式好医生的医生。

    彭民浩教授:没有内疚感,成不了好医生

    七旬老人堪称外科“教科书”

    今年75岁,已经延迟退休十多年,可彭民浩教授一点没有七旬老人的样子,几天前他刚做了一台手术,一站就是8个小时,凌晨3时才下手术台。科室里的年轻医生对他是由衷地佩服,“先不说技术,光是‘站’这一项基本功,彭老就是教科书”。

    彭民浩的手机里有一个“肝友群”,都是曾经接受过肝移植的患者,这些人是他的终生服务对象。多年前,正是彭民浩提出,对所有存活的肝移植患者提供终生服务,“他们活多久,我们服务多久”。如今,存活时间最长的肝移植患者已有18年。

    刘季壮是目前广西存活时间最长的肝移植患者,今年“18岁”,他认为自己的新生命是从换肝的那一刻开始的。1999年一次突如其来的大吐血,让他被诊断为肝硬化晚期,想活命,只有一条路——肝移植。

    当时,肝移植手术在全国都还是新鲜事,风险高,意味着可能死在手术台上。“毫不夸张,我那时候是一盆一盆地吐血”,一次吐血上千毫升,让刘季壮意识到,不移植也是死,不如赌一把。于是,他把一条命交到彭民浩手上。2001年,48岁的他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

    2005年,也就是手术后的第四年,刘季壮爬上了云南的玉龙雪山。在标示为海拔4506米的地方,他拨通了彭民浩的电话:“我就是想告诉您,我恢复得棒极了!谢谢您!”

    五十重学艺 摘“外科皇冠”

    俗话说“四十不学艺”,彭民浩却是在50岁时决定从头再来,远赴澳大利亚学习肝移植技术。彭民浩告诉记者,1969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边远的乡村行医,切身体会到了民众对医疗技术的需求,一些肝病患者因为得不到有效的医治而离世,当时他就立志主攻肝胆外科。

    出去进修学习回来,他又不满足了,因为对于终末期肝病患者,还是没办法挽救他们的生命。于是,他决定再去学,学肝移植。当时国内还没有几家医院能开展肝移植,这项技术被誉为“外科的皇冠”,“我要摘下这顶皇冠”。

    1995年,从澳大利亚学成归来后,彭民浩开始组建广西的肝移植技术团队。医生们从市场上买来100头小猪,从养猪、喂猪做起,探索猪的肝脏移植技术。最终,一只小猪在接受肝移植手术后存活了1个月,这项技术终于可以推向临床了。

    至今,该院已经完成100多例肝移植手术,存活10年以上的有近20人。

    医生不能“手软”,就得技术过硬

    彭民浩常对学生说,当外科医生不能手软,“你手一软,病人可能就死在你手上了”。

    两年前,他为一名柳州的肝癌患者实施肝移植手术,由于病情严重,在切除病变肝脏时发生了大出血,在场的医生都有些措手不及,彭民浩当机立断:“现在没有退路了,我不能停下来,出多少血就输多少血!”手术可以说是在血泊里完成的,那时已是73岁的彭民浩,在手术台上站了12个小时,终于给病人换上了新肝。

    不能手软的背后,需要的是过硬的技术。在年轻一辈的医生眼里,彭民浩是“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每每遇到重大手术,只要有他在,心里就有底。

    201388日,彭民浩作为主刀医生之一,参与了广西首例连体婴分离手术,将一对肝脏相连的连体女婴成功分离。在他的手下,患儿出血量不到30毫升。

    2017年,来宾一名孕妇被查出患有肝癌,面临“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生死抉择,那位勇敢的母亲选择“保孩子”。在肝部巨大肿瘤突然破裂的危急关头,又是彭民浩操刀成功切除了肿瘤,保住了母子两人性命。

    内疚感会伴随医生的一生

    人们常说医生是“手到病除”,彭民浩不完全同意,他认为应该是“心到病除”。这“心”有三:爱心、同情心、责任心。没有这三心,当不了医生,只能当个旁观者。

    对待每一个病人,医生要为他们思虑周全:该不该手术,有没有禁忌症,手术时机到不到,采取什么手术方式……而且,他常常怀有内疚感,哪怕是一台很顺利的手术,下来之后心里还是会想:会不会另一种方式会更好?

    彭民浩说,人体非常复杂,很多领域还存在未知,所以医生难免犯错,但是医生犯错的代价太大了,必须时刻保持这样的内疚感,提醒自己少犯错,更不能犯同样的错,“没有内疚感的医生成不了好医生”。

    在这位从医数十年的老人眼里,医生是个一辈子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职业。即便如此,他却一路做到今天,只因对这个职业的热爱,“救活一个人,那种成就感是无法言喻的”。

    彭民浩总是跟学生们说,外科医生面对每个病人,都要问五个问题:这个病人的疾病诊断是什么,有没有适应症,有没有禁忌症,手术时机是什么时候,选什么手术方式。可是,这五个问题的答案不是一成不变的。两年前还做不了的手术,可能两年后却能做,这就是医学领域永不停止的潮流,不学就会落后,也是做医生最大的乐趣所在,所谓的“学无止境”。

    今年已经75岁的彭民浩依然保持着活到老学到老的劲头,他说:“什么时候我跟不上潮流了,那才真的退休了。”

    [ 名词解释 ]

    中国医师奖

    中国医师奖是经卫生部批准设立的我国医师行业最高奖,其宗旨是通过表彰奖励医师队伍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代表,展示当代医师救死扶伤、爱岗敬业、乐于奉献、文明行医的精神风貌。其设立旨在通过表彰奖励做出突出贡献的医师队伍的优秀代表,展示当代医师救死扶伤、爱岗敬业、乐于奉献、文明行医的精神风貌,弘扬我国医师开拓进取、刻苦钻研,在医学领域取得的优异成绩和对人类健康事业做出的贡献,促进我国医师队伍的行业建设和卫生事业的健康发展。







    来自:院办 石鹏

    【返回顶部】 【关闭本页】
中共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委员会

版权所有© 中共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委员会 电话:0771-5356566 邮箱:dangban21@163.com Design:Lhabc